Database error: Invalid SQL: update pwn_shop_con set cl=cl+1 where id='36'
MySQL Error: 1142 (UPDATE command denied to user 'kmw7oh_f'@'10.117.0.173' for table 'pwn_shop_con')
#0 dbbase_sql->halt(Invalid SQL: update pwn_shop_con set cl=cl+1 where id='36') called at [/www/users/HA116653/WEB/includes/db.inc.php:54] #1 dbbase_sql->query(update {P}_shop_con set cl=cl+1 where id='36') called at [/www/users/HA116653/WEB/shop/module/ShopContent.php:86] #2 ShopContent() called at [/www/users/HA116653/WEB/includes/common.inc.php:551] #3 printpage() called at [/www/users/HA116653/WEB/shop/html/index.php:13] 艺术家 马梦-华人商城
网站标志
商品搜索
您好!欢迎光临华人商城 
顶部菜单
商品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商品评论
发表点评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商品详情
艺术家 马梦
编号:01
品牌:   [查询该品牌全部商品]
单位:幅
重量:0 克
艺术家马梦和他的作品
互动交流地址:电话:13881769515 QQ:72882949
更多精彩:http://728829849.qzone.qq.com

马梦 出生月于1968年,于1985年就读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糸1990年毕业学土学位,1992年中国美院世界艺术史研修班学习中国美术史结业四川雕塑艺术院签约雕塑家。四川雕协理事。国家二级美术家。
商品售价:¥0.00
订购数量:
订购 加入收藏

商品介绍
详细资料

 

油拓纸本

 

该作品在运用传统绘画技法的同时创造的使用现代工业材料兼工带写

 

画面作意设色以大传统魏晋,盛唐为师作品高古意景神远优秀的做到

 

传承和发扬传统绘画艺术在当下时代的视觉意义。

 

 

 

 

晨  鸣

 

 

 

晨  雾

 

 

 

池塘 1               池塘 2

 

 

初  开 1

 

 

 

初开 2

 

 

 

 

 

 

菏   溪

 

 

 

居   菏

 

 

 

莲   池

 

 

 

溪   菏

 

 

 

神的居所 1

 

 

 

神的居所 2

 

 

 

神的居所 3

 

 

 

神的居所 4

 

 

 

望   春

 

 

 

晓   风

 

 

 

夜   归

 

 

 

月   影

 

最 后 的 移 情

 

    我相信这样的说法,人们对于艺术家的了解,不仅是一种熟悉,有时甚

 

至是一种陌生。抑或这种陌生恰恰是幸运的契机,至少我对于画家马梦的作

 

品是从陌生开始的。

 

    作为日趋卓然的中国画家,早年就读四川美院雕塑糸现在的雕塑家马梦

 

所能留给观众的确乎有许多回味,其中一个值得关注的中心是,人们处于这

 

一传统俗成的画种前,却有意无意地产生一种新奇、隔离的未知感觉,一个

 

直接的印象便是,这是怎样画出来的?——陌生的笔墨性,陌生和制作术,

 

陌生的秩序感,陌生的格式塔……,当然这种陌生说明了新奇的魅力背后是

 

更多的期待。

   

  “中国画科很容易相互熟悉,相互接近,相互类同。从笔、墨、纸、色到

 

程式方法,都存在着这样的惯性。这就使得国画家只能在熟悉中求陌生。”

  

    我们的对话能以此为缘,使人十分感恩这样的“陌生”,甚至觉得马梦

 

精心设置了这样的陌生,留给他的朋友及观众一个一往情深的“空象”。

 

当代笔墨探索的个性风格纷呈多样,归结起来,主要集中于两种倾向:一者

 

是以新文人画为主体的风格追求,另者是以抽象笔墨为主体的风格追求。前

 

者的心理定向是感情客体化的移情,后者的心理定向是形式主体化的抽象。

 

在我看来马梦的代表性“荷”之图式,时常缘于前后两种心理需要,一方面

 

将“荷”视为大象化境的象征对象,能够唤起作者对于东方传统精神的无尽

 

才情;另一方面“荷”的外形、肌理以及其穿插藏露的组合关系,又可以激

 

起作者对于形式本体的风格需要。这种图式的内在离合,证明了作者的创作

 

活动必定要实施一系列变格手段,以觅求其绘画语言的风格支点。

   

 如果本土固有的造型媒介指代日笔墨,异城舶来的造型媒介指代日架上,那

 

么两者的整合互融并非是一种简单的中性结合,它必须割舍各自所熟悉的因

 

素,西学东渐,中体西用的宏观文化形态,并未给每一个艺术家个体以现成

 

选择答案,抑或人们的陌生正在于此,而其中的艰难求索自有作者深味。当

 

他的荷花、山水等图式出现的时候,预示着作者以一种新的创作方法证明了

 

他的风格变通,而这一切,又是以淡化传统丹青的“移情”思维为初衷的。

 

中国的现代画史上,不乏多种途径创新国画的成功者,但马梦更倾向于

 

“上下求索,左右逢源”,他曾以此篆印,铭其所志,——前者纵系古

 

今,后者横贯中西。那么这素朴的感赋是否意味着,他的作品正是如是经

 

纬交错之后的一种交汇?

  

  一个深谙于传统文化之精深,默契于东方思维之灵性的艺术家,不会忘怀

 

逆向互合曾是一种审美的高层品味,也是一种辩证的创作支点,以易制难,

 

以静应动,以体为用,时常赋予感知对象以新的发现和表现。于此,我十分

 

佩服马梦,采用一种欲抑故扬,欲剋故生,欲反故成的方法,以荷花作为经

 

常的图象样式,造成人们习以为常的表象呼应。虽然花卉草虫在当下往往视

 

为易落俗套的创作题材,但辩证而言,题材表象的熟视无睹,恰恰反向促成

 

了人们视觉兴奋点,随着母题衍化而转移到这熟悉背后更多的陌生——崭新

 

的形式感。形、色的重新结构和组合,媒介材料开发运用,视觉讯息的纷呈

 

多样,这样的审美感受的“反弹”效应,得益于作者深邃的艺术洞见与胆

 

识。马梦已打破了固有画种的既定界规并予再度反思。工笔与写意、青绿与

 

水墨、气韵与骨法、赋彩与模写,作为传统“假物以托心”的移情方式,不

 

再构成“陌生”的形式意味。然而“陌生”作为一种新颖的审美刺激,又不

 

可能绝对摆脱传统图式的视觉符号和文化意识,而一味图离求异。只有在保

 

持其可解性与新颖度的辩证基础上,它才可能逐步促使绘画形式的更新构

 

建,以形成内容和形式、具象与抽象的更新结合。

 

    近十年来的创作探索,证明了马梦和许多有为的中国画家一样,经历了

 

由形象的绘画嬗变为绘画的形象,由图式的移情需要转化为图式的本体需要

 

的过程。具体而言,其形式尝试发生了两种重心转移:以皮本,纸本的科学

 

的制作处理代替现成的笔墨物化;以笔墨的设计的秩序构成代替直接的勾画

 

运行,——抑或我们由此体悟到一些作者所谓“在熟悉中求陌生”的道理。

 

    “优厚的传统固然是极为难得的营养和财富,但它也不失为一种沉重的

 

枷锁,对它神往的同时也有迷茫,明者应是取其之精,破其之固。真正的继

 

承在于发展”。

 

    我们继续彼此间的对话,风格历程的回顾使我感到一位中国画家中年蜕

 

变的苦心孜孜。事实上,马梦早年并非学花鸟、山水出身。1990年毕业于四

 

川美术学院的马梦,其学院生涯是雕塑糸度过的,系统而扎实的艺术功底,

 

曾使得他早期的雕塑创作为雕塑界所称道。但在近来的丹青生活中,他却另

 

辟蹊径,基本放弃了上述技艺的稳定和固守,而转向更为“陌生”的笔墨形

 

式世界之中。

   

当代美术的多元特质,常常使得优秀的画者及其画作,难归何宗何派,

 

何家何流,马梦作品亦不例外。假定其为新风格的彩墨绘画,那么其形

 

态取向和价值取向又何以启获呢——

 

寄情山水,得娱花草,适意自然,反映了传统而来的中国画者意、象、

 

言的过程,始终伴随着一种特殊的统觉活动:将自我情感转移于客体对

 

象之中,达到客观化的自我享受,其终极是以笔墨程式将悟性掩蔽物

 

性,以诗化图式将心象消融物象,这样终极可显的封闭形态一旦增殖为

 

高度程式化和经验化的状态,那么主体创作的步骤和方式就有失之精

 

微,濒临减殖的可能。这种文化形态的互为制约,证明了随着文明的进

 

程和科学的发展,人们的视觉形态必须相应调整其内在的语言结构,不

 

断扩充其视觉信息容量,以示其还原物性,平行物象的实证价值和开放

 

特质。同样,中国画的笔墨媒介业已拓展为新型的纸本平面载体,其内

 

在机制也无法摆脱科学的规范和材料的利用,以感应和同构于现代生活

 

的心理节奏和生存方式。

 

    “我现有的这种创作方法,唯其独特,正在于它是现时代科学发展的结

 

果,使得中国画的创作过程脱离一些作坊色彩”。

  

  对话终于打消了我的某种陌生,画家的尝试是难能可贵的。近年来,中国

 

画的创新成为画界热点,程式变体、笔墨抽象,书画结合等等多种科学选择

 

确是收益非凡,但马梦所作的努力却是另有一功。他似乎依然保持着一种清

 

新淡雅的画境幻觉,但不是以笔墨律动、气韵把握去换取人们陈旧的格式塔

 

心理,却以新型的平面结构秩序和视觉讯息唤醒观众未有的完形意识,在笔

 

墨过程不断精致的同时,不断加强其中物料效能和肌理质感的再生意味,在

 

新材料的再运用,旧材料的新组合等方面,富有一种错觉意识和想象空间互

 

生互容的理性智慧。可以说,传统的文化思维和现代艺术手段,在马梦的画

 

作中产生了独特的契合。

   

   这抑或正是笔者的陌生之处。这抑或正是作者的交汇之点。

 

    终于,荷之图式系列不再全然是移情的象征。人们可以从客观化的自我

 

享受中发现其主观化的客体享受;可以从这一固有画种反科学的科学手段中

 

发现其无科学的科学精神。我们由此将感谢画家,因为他的作品告诉我们这

 

样一个道理,——“在艺术中所觅求的是获取幸福的可能,并不在于将自身

 

沉潜到外物中,也不在于从外物中玩味自身,而在于将外在世界的单个事物

 

从其变化无常的偶然性中抽取出来,并用特有的形式使之永恒,通过这种方

 

式,人们便在现象的流逝中寻得了栖息之所”(沃林洛《移情与抽象》)。

 

 

    据说,在佛学典义里,荷花开放意味着世界起源的造就。然而这样的符

 

号意味,同样也造就了画家前所未有的图式心理,使得画作和观众始终保持

 

着基于“陌生”的间距。

 

据说,马梦曾以“清高静逸,雅俗共赏,简洁奇巧,化衍天成”自题。

 

然而这样的风格面貌,同样也唤起了观众回归自然的心灵补偿,使得画

 

作和观众又始终保持着基于“熟悉”的亲切。

 

不管怎样,这终将是一次“眼睛的节日”。也许,我的行文本身上是接

 

近马梦画作的一种方式,其阐释的意义和价值不在于、也不可能等同。

 

区区拙文所旨,仅在于对其风格得以某种发现。然而深信作为我画敢的

 

马梦,风格永远只能是明天的故事。因此,当我们了却了原有的陌生,

 

却不一定能够熟悉真正的马梦其人其画,因为所有热忱的观众更期望作

 

者留下更多的“陌生”,而这样的陌生,恰在于人们作别移情的时候。

 

脚注信息
官方网站:chineseculturehdf.com 站长QQ:42778333 E-mail:wfcif333@163.com 
特别提示:部分资料来源于互联网以及会员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 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网友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
版权所有:世界华人投资联合会 备案号:蜀ICP备15012975号 2015-2016 网站建设:创新互联